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航空火力支援 >

【好文!】美空军优秀论文详述近距离火力支援问题(上)!

发布时间:2019-07-01 05:2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本文是身为海军陆战队少校的作者于 2007 年在美国空军指挥参谋学院上学期间的获奖论文(由此请注意两点,一是陆战队派经验丰富的军官去空军指参学院进修,二是学员必须写出论文且参加评比)。此文在指参学院 2007 年论文评比中获司令官最高奖“卓越研究奖”。近距离空中支援(CAS)的重要性,在近期各种军事冲突中日显突出,作者有感于联合作战准则和军事训练对 CAS 的显见疏缺,以及各军种之间的隔阂及认知差异,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改进建议,是为推进 CAS 和前进空中控制朝着空地紧密协同作战的方向发展。

  0%— 因为科索沃战争中没有在地面部署终端攻击控制员。但此比例在“持久自由”和“伊拉克自由”作战行动中大幅提高。在“蟒蛇”行动中,在夏卡山谷(Shah-e-Kot Valley)浴血奋战的地面部队自始至终离不开 CAS。

  近年以来,作战行动的联合特征越来越强。例如,空军 F-16 多用途战机和陆军 AH-64“阿帕奇”攻击直升机为海军陆战队提供 CAS;海军陆战队 AH-1“眼镜蛇”攻击直升机支援陆军作战旅;海军 F/A-18 多用途战机支援特种作战部队,等等。然而,随着联合作战需求不断提高,加上各兵种作战准则和训练的差异,导致 CAS 的效果降低。联合作战条令 JP 3-09.3《近距离空中支援的联合战术、技术和程序》就发挥 CAS 效果开列了 8 项条件:

  CAS 发源于二十世纪早期,飞机出现之后,迅速运用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上,用于低空扫射和轰炸。美军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在 1927 年的尼加拉瓜内战期间,发展出 CAS 的雏形。运用空中力量支援地面作战的早期指导原则经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韩战及越战的考验,逐步走向成熟,演变成我们当前运用的作战准则。

  空军的许多支持者认为战略轰炸才是空军的首要职责,CAS 则是“最大的火力浪费”。

  陆军则从支援地面作战的角度看待空中力量的作用。这两个军种的观点对峙至今犹存。

  对 CAS 看法不同,导致军种之间关系紧张,暗潮汹涌,祸及整个 1960 年代的飞机采办计划。美军陆军参谋长约翰逊与空军参谋长麦克康内尔遂于 1966 年签署 Johnson-McConnell 协议,划定由空军统一担当固定翼飞机对陆军的 CAS 支援,同时承认陆军直升机包括火力支援职能。随后在 1975 年发布的信函概述了空军和陆军对空中力量的理解,这封信函为日后的 CAS 作战准则奠定了基础。在信中,陆军领导人首次采用“直接空中火力支援”(direct aerial fire support)一词,用以描述直升机 CAS,并在不激怒空军的情况下,将之定义为:“用地面部队拥有的航空器火力打击地面目标以支援地面作战。”此定义后来演变成“近接火力支援”(close in fire support),并成为现在的“近战打击”(close combat attack)。

  直升机的发展,为陆军地面指挥官提供了一种建制内的火力支援平台。陆军极其重视这种支援能力,因为它觉得无法从把重心放在发展战略轰炸能力的空军获得这种支援。遗憾的是,争论的发展中总难免玩文字游戏,是为避免“侵犯”空军对陆军提供 CAS 的职责。长此以往,这种争锋相对导致陆军中几乎忌用 CAS 一词,从而避免暗示是陆军航空兵在行使这种任务职能。1975 年 9 月,陆军与空军参谋长联名致函众议院武装部队委员会主席,将攻击直升机的角色界定为“陆军地面机动部队之组成部分及建制内的延伸火力。”这两个军种同意“攻击直升机不执行 CAS 任务,而只辅助空军的 CAS 能力。” 实际上,陆军的直升机确实执行 CAS 任务,只是用不同的名称遮盖而已。陆军战地手册 FM 3-04.111《航空旅》将近战打击(CCA)定义为

  。在 CCA 过程中,武装直升机与影响友军行动之附近的敌军直接火力交战……CCA 的协调与指引,由班、排、连级地面部队,依据部队内标准化的 CCA 程序(标准作战程序)来执行。”

  和上述 CCA 相较而言,当前联合作战中对 CAS 的定义是:“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通过空中行动打击接近友军的敌对目标,并要求与各部队的火力及移动详细整合。”CCA 甚至套用联合作战中 CAS 的九行简报格式,只不过冠以另一个名称“近战打击简报”而已。

  ” 这种做法阻碍了 CAS 的成效,因为作战部队减少了用于 CAS 训练的时间。从历史上看,尚未造成严重问题,因为绝大部分 CAS 系由 A-10 执行,且此机飞行员谙熟 CAS 程序。但是技术的发展和“持久自由”和“伊拉克自由”行动对 CAS 的大量需求,迅速改变了此种局面。随着武器和传感器的改进,连 B-52 和 B-1 轰炸机在内的许多机型,也都能执行 CAS 任务。CAS 改由其他机种执行后,那些对地面部队机动方式及整体火力支援计划复杂细节知之甚少甚至一窍不通的机组人员,也来参与这些任务。于是我们经常看到“对着座标投弹”的思维,亦即,机组人员只管将精确制导弹药投向目标座标,而忽视指定攻击目标的最后动向或命中时机 — 而这两者对地面部队或控制员而言,都是攸关生死的大事。

  事实上,该准则声称火力支援协调线“不分割作战区域,即不在近战区与纵深区之间划分界线,也不设置 CAS 区。”对这种基本假定的误解,往往给空中火力造成不当限制,且节外生枝地要求 CAS 的任务控制必须符合空中遮断的定义。由此可见,在各军兵种之间,对 CAS 的理解仍然存在差异。 例如,在 2004 年联合近距离空中支援(JCAS)研讨会的简报中,就把“伊拉克自由”行动期间在伊西部沙漠中猎杀“飞毛腿”导弹发射装置的行动视为 CAS 行动。

  对 CAS、空中遮断,以及终点引导行动之间差别的理解混乱,还导致有人建议将 CAS 更名,比如称为战场空中遮断、地面辅助精确打击,等等。现行 CAS 作战准则的另一个不足之处,是将重点几乎全部放在固定翼飞机的战术、战技和程序(TTP)上。现行联合作战准则文件的 CAS 准则中,一共只有 6 页篇幅谈及旋转翼飞机的 CAS 运用、控制点、战术及兵器。这种不平衡的原因,可部分归于陆军不负责承担 CAS 或前进空中控制(FAC(A))任务。但是,海军陆战队攻击直升机却经常执行此类任务。在“蟒蛇”行动中,海军陆战队 AH-1“眼镜蛇”直升机没有执行 FAC(A) 或打击协调及侦察任务,就是因为联合特遣部队指挥链中一些人不了解这款飞机的相关能力。我们不必因此责备陆军指挥官,他们经历过的旋转翼攻击飞机,通常只限于 AH-64“阿帕奇”,而此飞机很少执行上述任务。对直升机能力之理解的局限,导致飞机运用效率低下。30此问题还影响到训练,因为各军种(除了海军陆战队之外)在 FAC(A) 训练过程中,很少将直升机列入其中。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我来写高考作文,有奖征文等你来!

http://ptalpen.com/hangkonghuolizhiyuan/6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