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航空火力支援 >

抗美援朝时期中国志愿军和美国、韩国的战斗机各是什么飞机?

发布时间:2019-08-02 14: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米格15.F84 中国人民志愿军序列内遂行空中斗争和支援地面部队作战任务的军种。 志愿军空军赴朝作战1950年10月,志愿军首批部队入朝,决定组织志愿军空军参战,其基本任务是:在友军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的协同下,夺取并保持重要地区的局部制空权,以掩护交通运输线,保卫军事和工业目标,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同年12月,“联合国军”用在朝鲜战场上的各种作战飞机约1200架(其中美军飞机1100架);美军飞行员的飞行时间均在1000小时以上,许多人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些人是所谓“王牌驾驶员”。而志愿军空军只有刚组建的2个歼击师、2个轰炸师、1个强击师,作战飞机不足300架,飞行员的飞行时间平均只有100多小时,在喷气式飞机上只飞过20多小时,没有空战经验。 志愿军空军根据敌情、任务和部队的技术水平,确定采取从实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积聚力量,集中使用;为地面部队服务的作战方针。 志愿军空军受领任务后,加速组建新部队。1950年冬~1951年夏,陆续成立8个歼击师。由于任务紧迫,所有歼击部队都采取边打边建、边打边训、以老带新的办法,实行轮番作战。战争期间,志愿军空军先后有10个歼击师(第4、第3、第2、第14、第6、第15、第17、第12、第18、第16师)和2个轰炸师(第8、第10师)的部分部队参战。1951年3月成立志愿军空军领导机关,刘震任司令员(后由聂凤智代司令员)。 志愿军空军的歼击机和强击机的作战半径很短,为支援地面前线部队作战,需要有前进机场,为此,在朝鲜北部抢修了一些简易机场,但因遭到美国空军连续轰炸而不能使用。志愿军空军只能使用国内基地,因而难以对“三八线”南北地区的地面部队进行空中火力支援。 志愿军空军作战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50.12~1951.9),为取得空军作战的组织指挥、空中战斗和地面保障的经验,志愿军空军决定先以少量部队掩护交通运输线大队进驻安东(今丹东)基地,准备参战。1951年1月21日,该大队在清川江桥上空首次同美国空军编队遭遇,空战中大队长李汉击伤其F—84战斗轰炸机1架。1月29日,在新安州地区的空战中,李汉又击落、击伤F—84各1架。继第28大队之后,第4师的其他部队相继进驻安东基地参加作战。通过实战锻炼,获得了空战经验,提高了部队的作战能力。至同年9月,志愿军空军结束实战锻炼,正式参战。 第二阶段(1951.9~1952.6),配合地面部队进行反“绞杀战”。1951年7月10日,战争双方开始停战谈判。美军为向朝中军队施加军事压力,于8月中旬发动大规模的以破坏铁路为主要目标的“绞杀战”。新安州以北清川江和大宁江上的铁路、公路桥梁,连接着志愿军的前方和后方,美国空军一直将这一地区作为封锁轰炸的重点。志愿军空军为配合地面部队进行反“绞杀战”,从9月中旬开始增加每日出动的次数和飞机架次,在友军空军的协同下,采用大编队、大机群作战与美国空军进行大规模的空战。9月下旬开始,作战双方在清川江南北地区展开大规模空战,以25~27日的空战尤为激烈。美国空军第5航空队称这3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机战役。1951年秋~1952年春,美国空军从国内选调一批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校级、“王牌飞行员”到朝鲜作战。志愿军空军也陆续增调歼击机部队参战。1952年2月10日,志愿军空军第4师大队长张积慧在空战中,将美国空军少校、号称“成绩最高的喷气式飞机王牌架驶员”G.A.戴维斯击毙,在美国引起了震动。美国远东空军司令O.P.威兰发表特别声明,称戴维斯被击毙是对远东空军的一个悲惨的损失。 经过数月空战的实践,志愿军空军认识到高速喷气式歼击机不宜采用大编队进行空战,便总结制定了以四机编队、多批多路、多层配置、集中一域、协同作战的“一域多层四四制”战术原则。至5月底,志愿军空军在反“绞杀战”期间,共有歼击机部队18个团参战。保障了新义州至平壤、熙川至平壤两条铁路干线个月的“绞杀战”以失败而告终。 在反“绞杀战”过程中,志愿军空军配合在西朝鲜湾进行攻岛作战。1951年11月,空军三次出动轰炸机编队,轰炸大和岛及其附近的美军及南朝鲜(韩国)军舰艇。其中第三次轰炸大和岛时,遭到美机数十架F—86的截击。在空战中,志愿军空军的图2轰炸机和拉11护航歼击机遭受重大损失,仍顽强飞抵目标上空遂行轰炸任务,并创造了低速活塞式飞机击落高速喷气式飞机的战例。 第三阶段(1952.6~1953.7),保卫重要目标美军在其“绞杀战”失败后,从1952年夏季开始,除继续破坏交通运输线外,将空中突击的重点转向工业的、农业的和军事的设施,连续组织大规模的空中战役,破坏朝鲜北部的水力发电系统、水利灌溉系统和军队补给系统。1952年6月23日,美国空军和海军联合出动500多架战斗轰炸机,在100余架战斗机的掩护下,对鸭绿江上的拉古哨(水丰)发电站和朝鲜境内的赴战、长津、虚川等水力发电厂同时进行轰炸,并在随后的一周内每日出动300~600架次继续轰炸发电系统和交通枢纽。志愿军空军在友军空军的协同下,与地面防空部队配合,积极保卫清川江以北的重要目标和交通运输线,并将战术性掩护作战过渡到战役性防空作战。迫使其战斗轰炸机将活动范围收缩到平壤以南空域。 1952年秋,美国空军调来新式的F—86F型战斗机,志愿军空军亦改装了米格—15比斯歼击机,双方飞机都有改进,作战能力都有提高。美国空军为恢复其在清川江以北的“空中优势”,频繁组织大机群北上,由于志愿军空军积极进行反击,使美军企图未能得逞。 1952年冬,志愿军空军组织部队进行轮番作战,要求将空中战线推进到清川江以南,以减轻美国空军对志愿军地面部队的压力。空军参战部队在“一域多层四四制”的原则指导下,灵活变换战术。采取提前起飞,以小编队、多层次、多批路出动,运用引诱、迂回、夹击以及打大机群与打小机群穿插或结合的战术,频频越过F—86的“阻击屏幕”,攻击战斗轰炸机。11月2日,志愿军空军一部运用诱敌战术,从西路插到宣川,吸引60多架F—86飞机,掩护友军空军击落偷袭拉占哨发电站的美国空军战斗轰炸机14架。1952年冬和1953年春,美国空军将F—86飞机增加到300余架,并组织一次新的封锁交通线战役和派飞机越过鸭绿江偷袭志愿军空军返航的飞机。志愿军空军不断出动多梯队小机群连续进至清川江以南截击美机。4月7日,志愿军空军第15师年轻的飞行员韩德彩,在反击美机偷袭基地的战斗中,将美国空军上尉小队长、号称“双料王牌驾驶员”H.E.费席尔的飞机击落,费席尔被生俘。从5月13日开始一连数日,美军出动大量轰炸机和战斗轰炸机。志愿军空军每日出动大量的飞机同其进行大规模的空战,这场空中交战一直持续到停战前夕。 在第三阶段作战中,志愿军空军在作战规模、空地指挥、空中战术和地面保障等方面,都有较大的改进和发展,获得了新的经验,并训练出在昼间复杂气象和夜间一般气象条件下都能作战的部队。 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沿着“从实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的道路,由不会打空战到学会打空战,由能打小规模的空战到能打大规模的空战,由于志愿军空军在总体上处于劣势,因而也付出了很高的代价。作战中,志愿军空军发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开展立功运动,涌现出三等功以上的功臣8000多名,立集体三等功以上的单位300多个。其中立集体一等功的单位6个,立集体二等功的单位2个;特等功臣16名,一等功臣68名,其中有21人获得英雄模范称号。王海、刘玉堤、孙生禄、赵宝桐、张积慧、鲁珉为一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 志愿军空军在现代空战中经受了考验和锻炼,并迅速成长壮大。在战争中,培养了大批的空勤人员和地勤人员、指挥干部和专业干部。

  美国在朝鲜战场上投入了大量空军兵力。到1950年10月底,连同海军舰载机在内,共有14个联队(大队),各型作战飞机1100余架投入到朝鲜战争中来。其中,战斗机联队2个,战斗轰炸机联队3个,轻型轰炸机联队2个,中型轰炸机联队3个,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联队1个,海军舰载机大队3个。此外,英国、澳大利亚、南非等国家在朝鲜战场上也投入了少量空军兵力,李伪军还有飞机100余架。美军飞行员飞行时间有1000—2000小时,喷气式飞机上的飞行时间200—300小时,大部分飞行员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战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仅有各型飞机近200架,2个歼击机航空兵师,1个轰炸机团,1个强击机团。飞行员平均飞行时间不到100小时,在喷气式飞机上飞行时间只有20—30小时。 首战告捷 尽管敌我对比在数字上相差十分悬殊,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还是投入了抗美援朝作战,并很快就取得了首次空战的胜利。 1951年1月21日上午,美空军F─84战斗轰炸机20架,轰炸朝鲜平壤至安州铁路线,企图阻止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供应。志愿军空军第4师第28大队大队长李汉,率队迂回到4架美机左侧400米处,瞄准美长机开炮,将其击伤。这是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取得击伤敌机的战果。 8天后,也就是1951年1月29日下午1时许,美军16架F─84飞机企图攻击朝鲜安州火车站和清川江大桥。4师28大队大队长李汉再次奉命率8架米格─15飞机迅速飞向战区,在定州以西发现一批美机在活动。28大队背对阳光,迂回到美机后方。李汉乘敌不备,令2中队掩护,率1中队向上层8架美机攻击。美机慌忙向左右转弯摆脱,李汉紧跟左转的4架美机作急转弯,顺势咬住1架,将其击落。位于下层的8架美机企图反扑,被2中队猛烈的炮火驱散。李汉在追击中又击伤美机1架。 各阶段空中战役 在苏联的援助下,中国空军很快获得了一批米格-15战斗机。拥有了先进的战斗机,志愿军空军如虎添翼。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连续发动5次战役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被赶回了38线以南。眼看吞并整个朝鲜半岛的企图无法实现,美国才认识到朝鲜战争是无论如何也打不赢的,谋求停火、停战才是唯一的出路。1951年7月10日,朝鲜停战谈判开始举行。然而,由于美方仍然还幻想以停火谈判为掩护继续强占地盘,因此谈判很快陷入僵局。接下来,美军为瘫痪志愿军,集中其空军力量发动了以破坏志愿军铁路运输线为目标的所谓大规模“绞杀战”我志愿军空军更大规模的战斗正是发生在停战谈判开始以后。 反敌“绞杀战” 1951年8月18日,美军发动所谓“夏季攻势”,其空军开始实施以空中封锁我铁路线为目的的“绞杀战”,轰炸朝鲜北部铁路。为此,美军将在朝鲜的空军兵力增至19个联队、1400多架作战飞机。针对美空军的疯狂行为,我志愿军空军开展了反敌空中封锁的作战。 1951年9月至1952年5月,我空军先后有9个师18个团的歼击机部队和2个轰炸机师的部分部队轮番参加战斗,从打敌分散的小机群,到打敌大机群。这期间我军共击落美机123架、击伤43架。我空军夺取了清川江以北与鸭绿江之间的制空权,在这一空域开辟了美国人所谓的“米格走廊”,有力地保护了我志愿军地面部队的后勤补给线,取得了反“绞杀战”的胜利。 保卫重要目标 美空军历时10个月的“绞杀战”失败后,又于1952年夏,将空中突击的重点转向朝鲜的重要工农业设施和城镇。从7月上旬开始,志愿军空军遵循“以保卫重要目标为主”的方针,主动出击,积极寻找敌机交战。我空军出敌不意地深入到平壤、镇南浦、元山一带打敌战斗轰炸机小机群,钳制和削弱其兵力,挫败美空军的轰炸行动。 1952年秋,美空军出动大批飞机,企图轰炸拉古哨发电站及新义州江桥。志愿军空军于11月2日,运用诱敌战术,在宣川、定州地区吸引数十架美F─86战斗机,与之空战,掩护友军空军击落美机14架。15日,我空军运用迂回战术,集中在一空域内夹击敌机,击落美机4架。 1953年春,美空军经常每日出动3到4个大机群,重点轰炸清川江桥和大宁江桥。志愿军空军则不断以小机群、多梯队连续出击,频频越过美军F─86战斗机组成的所谓“阻击屏障”,前伸到清川江和平壤以南空域,打击敌战斗轰炸机,迫使美机中途弃弹南逃。志愿军空军保卫重要目标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停战前夕。越打越强 中国空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边打、边稳、边建”,实现了在战争中发展壮大的预期目的。到战争结束,我空军已经拥有25万人、27个师、3000多架飞机,其中有好几个师装备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米格-15“比斯”飞机。几乎在“一夜之间”,中国空军就成为仅次于美国、苏联的世界第三大空军。如此令人吃惊的发展速度,在世界空军建设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http://ptalpen.com/hangkonghuolizhiyuan/263.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