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航空火力支援 >

美军探索完善航空火力支援途径:F35能否取代A10

发布时间:2019-07-09 12:2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知远导读】本文原载于俄罗斯“军事评论”网站2016年10月21日,文章介绍了美军面对新的形势和作战环境,对战场航空火力支援问题的看法,以及为完善航空火力支援而制定的方案和采取的做法。

  随着现代化防空技术的推广,其毁灭潜力可能落入非国家机构之手,世界上最强大的空军需要重新考虑对执行航空火力支援这一重要任务的态度。

  美国空军战功卓著的A-10C“雷电II”攻击机近年来数次被列入“处决”名单,又数次被从中勾掉,同时航空司令部还在考虑用什么作为未来航空火力支援战略的的基础来接替它。

  即将离任的美国空军参谋长马克·威尔什认为,如果有足够的拨款,可以很快地采购“雷电”的替代机——A-X2。马克·威尔什将军说:“我们不认为这需要很长时间。我们认为,研发不存在特别的困难。”他补充说,“任何新平台的优化都将着眼于具有低度和中度威胁的作战空间,而非充满先进防空系统的作战行动区域”。

  他补充说:“我们继续采取行动时要少花钱,就象目前进行的平叛斗争一样。甚至A-10攻击机每飞行小时成本也高达19000-20000美元。每飞行小时成本为4000-5000美元、火力更强大的东西才是我们所需要的。”

  如果美国空军选择航程更远的平台方案——分析家们认为其出厂价至少是5千万美元,A-10攻击机每飞行小时的成本可降低二分之一。不过,从威尔什将军提出的如此之低的使用成本出发,大部分分析家认为选择将限于喷气式轻型教练机和单发涡桨飞机。这种价格的新飞机将不具备改进后的A-10(X) 的载重量和续航时间,因此空军很可能将不得不研究轻型攻击机中的现成方案,例如EMB-314 “超级巨嘴鸟”、AT-6“德克萨斯人II”、M-346“大师”和T-50“金鹰” 。

  负责战略计划的空军副参谋长麦克·霍尔姆斯指出,空军为向在近东和中亚作战的地面部队提供支援的“航空火力支援航空兵”转变已经用了十年以上的时间。他指出,“我百分之百地相信空军目前拥有的航空火力支援能力。”

  霍尔姆斯将军说:“开始我们用联合航空火力支援方法训练了几乎每个平台的机组,因此他们能够参加作战行动。我们用现代化瞄准系统改进了几乎每个平台,因此现在他们能够看到战场并准确地用自己的武器瞄准。”此外,美国空军在战机上安装了新型无线电台,现在飞行员可以与地面指挥员联络,有时可以直接与排长、班长联络。航空火力支援被定义为“当己方部队位于目标附近时从空中开火”,空中火力支援需要与地面分队密切协调,因此为使非传统航空火力支援飞机在这些任务中更加有效也进行了所有这些工作。

  此外,因为不久前美国空军在其中使用了航空火力支援的几场战争的特点是己方兵力与敌人和平民混合在一起,霍尔姆斯认为,“从干涉一开始,投在阿富汗的几乎每颗炸弹都经过地面指挥员的协调,因此需要非常高的协调水平。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运用了一整套装备、兵力和技术。为了做到这一点,您需要思考关于机组、与地面部队和前沿航空引导员打交道的空中联络军官以及训练与战术的问题”。霍尔姆斯相信,全部歼击机和轰炸机都做好了执行航空火力支援任务的准备。“我们将其修整成了在这种环境中非常高效的平台”。

  霍尔姆斯将军指出,空军和陆军“都在沿数字通信装备的方向前进,您不需要互相交谈就可以传输东西”。在靠近敌人和平民的地方行动时,可靠的通信非常重要。

  至于武器,美国空军也在推广创新技术。霍尔姆斯以最有战斗力的飞机——最新的F-16“战隼”——为例:该机装备了APKWS (Advanced Precision Kill Weapon System)高精度武器系统(BAE系统公司生产)。吊舱中携带的小型激光制导导弹能够以外科手术式的精度摧毁目标。APKWS能使标准的70毫米非制导火箭变成高精度的激光制导武器。“您可以把它挂在F-16或F-15飞机上。这是一种与装备火炮的A-10有同样能力的高精度武器”。

  霍尔姆斯说,空军研究试验室和其他试验室还对各种新型航空火力支援技术进行了试验。“我们在航空火力支援领域正在与其他兵种密切协同进行部分研究和试验。我们还正在寻找提高武器威力的途径。A-10依靠其火炮和2000发炮弹,但我们正在研究几种提高火力的方案”。

  此外,美国空军正在寻找改善前沿航空引导员在模拟实战条件下的训练过程的方法。霍尔姆斯将军指出, 完善与其他兵种和盟国的联合训练对于发展航空火力支援能力非常重要。

  今年美国空军在内利斯空军基地组织了一个航空火力支援一体化小组,“旨在研究和完善战术航空火力支援一体化经验。该小组将在空军推广航空火力支援技术,以使它们成为我们航空文化不可分割一部分。A-10有一天会退役,因此我们要相信,我们不会失去已有经验和知识”。

  霍尔姆斯说,小组从2017年第一季度开始工作,最初将主要与F-16飞机打交道。“最后,小组将与F-35打交道,以确信这些飞机有必要的工具,飞行员拥有参加未来战场上的航空火力支援的经验。前沿引导员和F-35已经在内利斯空军基地共同进行了工作,海军陆战队对F-35B飞机的航空火力支援能力很满意”。

  与空军其他高级军官一样,霍尔姆斯将军不隐瞒还在研究A-X2专业化航空火力支援飞机。“我们正在研究两种潜在的平台或平台型号。我们要看看这将需要多少时间,我们想在试验机——A-10——上达到什么样的性能”。他说,尽管根据计划目前有两个新方案在竞争,但也在研究现成的方案。

  霍尔姆斯将军还指出,A-10及其同类型飞机不能在不利于执行任务的环境中行动。“将来我们需要考虑我们将在其中行动的所有各种作战条件,从反恐任务中的最轻松的作战条件开始,象在也门这样的地方。这种区域的环境威胁程度最小,在其中工作没有特殊压力;没有统一的防空系统,地面部队防护薄弱,因此想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然后是我们所谓的对抗性空间。在这里,对手可能不是那么虚弱无力,因此要面对地面火炮或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最后是具有高风险的作战空间。在这里有与地面部队一起行进的综合防空系统,有雷达、红外设备、电子监视、地空导弹,也就是说有一整套能力。这是不得不在其中行动的最复杂的空间”。

  不过,霍尔姆斯将军承认,对于航空火力支援来说,低水平的威胁是最好不过的了。“可能我们要把弱对抗性战斗环境称作最常见的战斗环境。对于最危险的条件,您必须要有某种行动能力。也就是说,在这里艺术在于,您将在可能性最小但最危险的环境中为行动而使用多少己方兵力?您将在不危险但最常见的地方使用多少己方兵力和能力?”

  需要对焦全频谱威胁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年中,与美国打交道的对手不那么强大。“您需要为竞争性的作战空间做好准备,因为我们已经告别了与不平等的对手对抗的世界……我们曾经对抗的威胁水平很低,现在我们需要考虑对手能力接近我们的潜在作战,并制定计划”。

  对于如何在充满严重威胁的作战空间中进行航空火力支援的问题,霍尔姆斯回答说,空军“寄希望于采用网络化武器的航空火力支援,这种武器能让射手在敌人射程范围以外使用武器。前沿引导员将引导武器,并在武器飞到目标之前修改坐标”。

  有遇到先进对手的可能性迫使美国空军更有效地就新平台做出决策。“进入有势均力敌的对手的世界是另一回事。我们还没有面对面,我们可以将战线尽可能地远地推到将来,因为我们还想寻求大幅度、革命性地提高能力。在25年的时间里仔细地研发和修整F-22和F-35,所有这些当然很好。但当您与几乎旗鼓相当的对手进行竞争时,您的行动必须更快”。因此,航空兵将采用A-X2方面的任何计划,以改革装备研发和采购。“为了修正我们的采购过程以提高执行速度,我们正在采用这个A-X2计划。”霍尔姆斯继续说:“对于我们来说,最可接受的期限是5年。”新飞机能够进行工作的环境将是从有利的作战环境“直到充满威胁的空间”。复杂的作战空间要求使用第五代飞机,以突破现代化防空系统。

  霍尔姆斯说,A-X2的特点之一是其经济效益。他没有透露计划中的目标价格,但他说,飞机将能够从简易起飞跑道起飞,并且不依赖先进的辅助地面设备。此外,空军希望它能携带各种各样的武器。“我们希望公布文件草案,让工业界有加入其新思想的机会”。

  在为空军研制下一代航空火力支援装备的同时,海军陆战队正在为现役装备采购技术,以提高航空火力支援能力。海军陆战队为其KC-130J“大力神”军用运输机购买了“收割”火力支援系统(HAWK:Hercules Airborne Weapons Kit),以满足在阿富汗对航空火力支援刻不容缓的需求。第一套设备已于2010年10月在阿富汗部署。

  海军陆战队的代表说,他们计划扩充装备武器的“大力神”飞机的数量,得益于“收割”系统,这种飞机能够在敌人行动概率低的区域长时间地进行成像侦察并进行航空火力支援。海军陆战队计划中的79架KC-130J飞机已有10架经过改进,安装了该系统——包括布置在货舱中的推出式火力控制台(包括2台显示器)、AN/AAQ-30瞄准系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安装在外挂的左侧副油箱下面)和数据传输通道。

  全套“收割”火力支援系统包括以下武器:4枚AGM-114P“地狱火II”空对地激光制导导弹(外挂于左侧副油箱下方),GBU-44/E“蝰蛇打击”(MBDA公司) 和“鹰狮”(雷神公司)空对地火箭(十管发射装置),加上被称作“德林格之门”的密封发射装置。在左门孔安装30毫米Mk 44火炮被推迟到后来的Block III改进项目。

  海军陆战队2016年改进计划要求为其全部KC-130J飞机加装“收割”系统,并在MV-22B“鱼鹰”飞机上安装同样的全套武器。海军陆战队代表萨拉·伯恩斯说:“我们在努力提高我们的KC-130J和MV-2B的能力,以获得多任务平台。因为海军陆战队正在发展,那么航空兵将为它提供更灵活的支援,并继续研发用于支持连、营、团和所有远征部队的未来作战能力的技术和装备。”

  海军陆战队暂时尚未就是否为其“鱼鹰”飞机加装全套补充武器做出决定,但正在为其研制陀螺稳定光学成像侦察站,作为新的全套设备的一部分。伯恩斯说,3家公司正在为海军陆战队演示自己的系统,但同时拒绝透露这些公司的名称和演示详情。

  此外,伯恩斯说,海军陆战队计划在这两种平台上安装电子战设备。已经在AV-8B“鹞II”和F/A-18“大黄蜂”飞机上安装了AN/ALQ-231“猛虎”吊舱,还将在KC-130J、V-22飞机和AH-1Z/UH-1Y武装直升机上安装该设备。“设备吊舱能进行干扰和电子战,以此来自卫,而开放式架构使地面操纵员可以操纵它们。”

  同时,目前只有海军陆战队在实施PersistentClose Air Support (PCAS)航空火力支援计划。该计划由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制定,雷神公司主持。PCAS航空支援系统是可安装在任务飞行器上、独立于技术平台的模块化全套设备,以及为在战场上向部队提供更迅速航空火力支援保障而研制的用户平板仪,后者能让地面分队、引导员和机组人员实时交换信息。

  PCAS包括2个主要组成部分:空中部分和地面部分。空中部分包括武器控制系统、监视、侦察和信息收集系统、通信系统,各系统被整合在Smart Launcher Electronics (SLE)模块化设备(可安装在任何飞行器上)中。后者包括一套情况报告和地图绘制软件,用采用安卓操作系统的商业平板电脑的操作。

  海军航空兵作战使用中心和空军研究试验室为PCAS系统的地面部分研制了自己的程序附件。

  高级研究计划局承认,目前该系统已经在2架飞行器上使用。第一架是在2016年3月海军陆战队和航空兵在美国西南部举行的代号为Talon Reach的联合演习中动用的MV-22“鱼鹰”倾转旋翼飞机,第二架是同年5月动用的“雷电II”飞机。雷神公司还承认用无人机演示了该系统。

  2015年初,在演示全系统之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海军陆战队与航空兵和地面部队特别作战协同小组及远征分队联合使用了PCAS系统的地面组成部分。它是海军陆战队数字化航空引导平板仪,代号为KILSWITCH (Kinetic Integrated Low-cost SoftwareIntegrated Tactical Combat Handheld)。2013年高级研究计划局交付了750余套 KILSWITCH系统,用于在阿富汗测试,测试结果十分出色。

  海军陆战队负责航空兵的副司令约翰·戴维斯将军说,他们打算将这种全套数字设备整合到所有飞行器上。“我很高兴,我们在Talon Reach演习中进行的PCAS系统演示获得了成功。我的团队成功地将我们所有的飞行器整合进统一的网络。”

  凭借智能弹药、瞄准吊舱和许多其他精确作战武器,美国空军正在航空火力支援领域迈进新时代。不过,A-10攻击机武器的传统部分——航炮——至今仍是其武库中的主要武器。

  航炮在概念上将A-10和F-35飞机划分为不同领域的飞机。如果说A-10是专门围绕30毫米的GAU-8/A“复仇者”七管加特林火炮(通用电气公司,液压驱动)研制的,那么F-35飞机的GAU-22/A火炮是GAU-12“均衡器”25毫米火炮的四管型。同时,后者的弹药基数是182发,显著少于F-16战斗机的弹药基数——500发。

  第447远征大队指挥官,空军上校肖恩·麦卡锡接受媒体采访时对A-10攻击机的GAU-8/A“复仇者”毫米火炮的精度给予了积极评价。“GAU-8/A是A-10飞机唯一的武器,它不是用GPS瞄准,也不是用激光目标指示器瞄准,您不需要这些,因为它非常精确。如果担心在人口密集地区造成附带损失,飞行员会努力使用航炮。”

  麦卡锡上校今年5月曾指挥驻扎在土耳其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的1个550人的航空大队,为叙利亚民主军提供支援。他指出,A-10甚至比智能炸弹还准确。因此,如果认为某区域中可能有平民,A-10是最好的工具。“如果无法得知是否有平民,我们不会冒险使用炸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用火炮追击敌人……这是间接损失较低的武器,它精度高,发射杀伤-爆破弹,因此命中时谁也跑不掉。”

  从技术的角度看,GAU-8/A火炮是冷战时代的武器,同时它对于执行航空火力支援任务非常重要,以至于A-10攻击机实际上是围绕它设计的。1968年,还在航空火力支援飞机尚未构思之时,通用电气公司(现在的通用动力武器和战术系统公司)就发起了专门用于消灭坦克和其他装甲目标的火炮的研制工作。与 以前的“火神“系列火炮一样,新型火炮采用了加特林原理,同时口径增大到30毫米,管数增加到七管。鉴于其物理尺寸和威力,很显然,未来任何航空火力支援飞机都应围绕这种武器设计。1971年招标研制作为新飞机主要武器系统的30毫米火炮。1972年费尔柴尔德公司中标,1973年获得装有GAU-8/A“复仇者”火炮的A-10试验样机的制造合同。

  费尔柴尔德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曾联合攻关把长6.4米的大型武器系统装上飞机的问题。由于火炮威力和后坐力,最好使发射管轴与飞机的对称轴重合。这样就需要把起落架前支柱从A-10飞机对称轴向右移动0.4米。最后,炮管组件被布置在头部下方的专用整流罩中。采用无带供弹系统和圆柱形供弹筒的火炮位于座舱下方飞机对称轴上,向后几乎触及位于机身中部的前油箱的前壁。

  为GAU-8/A火炮研制了新的弹药系列:杀伤爆破燃烧弹、穿甲燃烧弹和实习弹。它们的弹道相同,特点是为了减小重量而采用铝制弹壳,同时为了延长炮管使用寿命,普通的铜制弹带被塑料弹带所取代。目前炮弹由美国通用动力武器与战术系统公司公司(GDOTS)和ATK公司(AlliantTech Systems,今Orbital ATK)制造。系统弹药基数1174发炮弹,总重量为816公斤。用铝制弹壳取代黄铜或钢制弹壳使系统配齐弹药后重量减少237公斤。

  “复仇者”火炮可使用多种30毫米弹药型号,包括PGU-13/B(杀伤爆破燃烧弹)、PGU-14A/B(穿甲燃烧弹)和PGU-15/B (实习弹)。杀伤爆破弹使用M505标准引信和混合炸药以及预制破片弹壳,这在射击轻型车辆和物体时十分有效。穿甲燃烧弹采用轻薄弹壳,内部为次口径贫铀弹芯。贫铀弹芯除了有出色的穿甲性能外,还是天然的自燃材料,具有燃烧作用。在和平时期不使用贫铀弹芯穿甲弹,但战时对装甲车辆使用则是标准用法。实习弹模拟杀伤爆破弹的外弹道,在飞行员训练和炮兵训练时使用。

  因为F-35是多任务飞机,与A-10不同,它不是围绕火炮研制的。GAU-22/A 型火炮是GAU-12/U型25毫米航炮(海军陆战队AV-8B“鹞II” 和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的AC-130U“幽灵”采用)的四管型。通用动力武器与战术系统公司为F-35A普通型飞机(美国空军使用)研制了内置火炮系统,而为F-35B短距起降型(美国海军陆战队使用)和F-35C舰载型(美国海军使用)研制了可拆卸的 Missionised Gun System火炮装置。

  该装置包括螺旋式无带供弹系统(220发25毫米炮弹)。GAU-22/A火炮的两种型别都于2005年7月经过了构造临界分析。2006年1月制造了第一门样炮。同年2月进行了第一阶段射击试验。2008年授予了为F-35初步生产GAU-22/A火炮的合同,合同额900万美元。

  现有的GAU-12/U航炮采用“大毒蛇”系列弹药。在AV-8B“鹞II”上用气动发动机启动GAU-12/U火炮。AC-130U飞机上的GAU-12/U火炮安装在ASHS弹药储存和处理系统(MeggittWestern Design公司生产)中。这是在产的最大的无带供弹系统系统,因为它可容纳3000发炮弹(1497公斤)。ASHS系统可保持每分钟1800发炮弹的射速,每分钟可再装弹400发。系统总重量为628公斤(2名操纵员)。

  为GAU-22/A火炮选择了25毫米PGU-48/BFAP薄壁钨芯穿甲弹(瑞士Rheinmetall Waffe Munitions Schweiz公司生产)。PGU-48/B FAP两用炮弹在对地面目标射击时能够穿透轻装甲,并能在空战中产生大量破片。炮弹满足最严格的安全要求。(作者署名: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http://ptalpen.com/hangkonghuolizhiyuan/12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